◑▂◐◑▂◐

没有人会喜欢不开心的人吧,我喜欢逗别人笑,那很有成就感,我总是告诉自己,那是我逗开心的呀。可是啊,当我伤心的时候,又怎么好让自己的悲伤传染给你们呢,你们都那么好,是我太做作啊


能嫁给爱情的女孩子真的是出其幸福了,所以啊,愿你们的将来,不必将就


本来只是想试一下,哪知,这一试,就是一辈子


那是极其艰难的一年,我与我的同性恋人向父母公开的事不知怎的在亲戚之间闹得沸沸扬扬,我听到各种亲戚的嘲讽,他们说“哎哟哟,不知道这会不会传染哟”“造孽哟,生了这么不孝的小孩”,公司也因此将我辞退了,可那时的我们都没选择放弃,那时的我们坚信我们的美好未来,尽管无数人都说我们没有未来,就是那时,我遇见了她,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在我收拾东西离开公司的时候,她一直看着我,突然问道:“你为什么那么坚持啊?”她说这话的时候,微歪着头,澄澈的眼中没有我以为的嘲笑,有的只是疑惑,好像她是真的好奇,我收拾着东西,笑着说了一句,“放弃?我怎么舍得留她一人,面对那来自各处的风风雨雨啊……”“那你怎么坚持的住?!”她的声音带上了惊讶,仿佛怎么也无法理解我们的坚持一样。我笑了笑,“她是我的最大勇气,我爱她,这就是我的动力。”“……这样啊”她的声音渐渐轻了下去,我抬头看她,长发挡住了她的神色,不知为何却总能感到她的

失落,我想了想,还是什么也没说,搬上我的东西,走出了公司。


我第一次母亲坦白和楚曦在一起的时候,她第一次沉默了。曾经我一直相信,我的母亲是那种极度开明的人,她一直那么温柔,那么理解我,可我忘了,她的理解是为了和我更好的相处,我忘了,她不仅是我曾认为的朋友,更是,我的妈妈。“你……认真的?”其实,我能听出她话中的颤音。我见过无数模样的她,可我却独独未曾见过那样的,红着眼,眼里除了失望还是失望,还有一种莫名的期盼,曾想过无数次的话一下子就梗在喉中,怎么也说不出来,那是我的妈妈啊,我怎么能这么伤害她?我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可是,我的小曦呢,如果我不说,她又怎么办啊……我仿佛陷入困境,什么也做不了。最后,我保持了沉默,“……走吧”在死一般的寂静中,我向后退去,走出了那个家。


       ‘’这是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她轻轻地说着,长长睫毛遮盖了眼睛,看不清神色。不知怎的,听着那毫无波澜的语气,我莫名有些心疼。当年的事,我无从过问,只是隐约听她的朋友说过,其实那人也没做错什么,只是天公不作美,没有给那人留足够的时间罢。我虽然嫉妒那人在她心中的地位,可也庆幸,如果没有那人的话,我大概是不会遇见他的。可人总是贪心的,现在的我,总想对她了解多一些,再多一些,总希望她能对我笑,一直一直。我喜欢他,可这条路太难走,我不希望,在我没有能力保护她的时候,让她陷入这条不归路。就这样,我一直陪着她。日子平静无波的过去,直到我遇见了那个家伙。